Vulpecula狐狸

[等咩AU]ILLUSION(短篇完结)

瑙:

※新的一个月也请多多关照


※在等伦太郎熟肉时的脑洞,结果一写就停不下来,只得匆匆收尾


※OOC注意&圈地自萌禁上升真人


 


 


 


“其实我今天来找你是因为,我觉得我可能喜欢上了一个男人。”


杨洋刚咽下的一口水在肺叶里打了个弯,差点呛得又给吐了出来。他低低咳嗽了两声,转过身把水杯放下以掩饰尴尬。然后他转过来面对着陈伟霆:“首先你得弄清楚,同性恋并不是心理疾病。同时,作为你的心理医生,我并没有义务,也没有权利去改变你的性向。”


陈伟霆没有回答,低着头,手摩搓着马克杯,眉头紧锁。落日的余晖从窗外斜斜地打进来,暗黄的细密的,在他脸上留下深邃的阴影。杨洋突然觉得面前的这个人有些陌生,努力地想要对上他的视线,然后在与他目光相撞的一瞬间,他直直地看进了他的眼睛里去。


那是一双熟悉的,深褐色的眼睛,却比平时显得浑浊,似乎包含着许多的情绪,抗拒着,不愿意被人看透。


杨洋突然觉得有些难以言喻的紧张感。他调整了下坐姿,往后靠了靠,柔软的靠垫带来的触感让他安心,他开始思考如何去应对他的顾客。


其实杨洋已经快记不太得第一次遇见陈伟霆的时候了,作为一名第三产业的工作者,他每天要接触的人太多,脑容量又只有那么大,所以他习惯性地去遗忘一些没什么必要记住的东西,就像一台时刻自我更新的计算机,于是乎其间的很多细节都像是被水冲刷过的颜料一样变得非常模糊,或是混在一起变成了斑驳的色块,不甚清晰。记得的唯有大致的轮廓,如同是纹身的线条,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地深入皮肤嵌入肌理,早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。


陈伟霆是个艺人,而且是个小有名气的艺人。他在脑海中搜索合适的定义。虽然他对娱乐圈几乎一无所知,看报纸时总是会跳过娱乐版面,但是在遇见他之前对于这个名字还是有所耳闻的。


然后就从某一天开始,陈伟霆成为了杨洋的顾客。顾客。他默默地强调了一下,把病人这个词抛到脑后。


除了在外地拍戏的时候,陈伟霆基本保持一周来两次的频率。杨洋也曾表示过以他的状态一月两次就已经足够,实在没有必要来的太勤快,毕竟如果被外面知道对他的影响也不好。不过陈伟霆似乎对此非常地执着,杨洋也懒得再去阻止,毕竟他按小时收费。


更何况陈伟霆是最完美的顾客。不哭闹,不撒泼,不耍赖。绝大多数时间都是他在讲一些拍戏时候遇到的事情,发发牢骚,吐吐苦水,然后杨洋时不时发表一些自己的看法,美其名曰对他进行开导。


所谓心理咨询,无非就是这种模式。他仍时刻将读书时教授说的一番话奉为真理:其实每个来找心理医生咨询的人内心都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,无论对错。所以我们这行业的人最忌讳的便是替人做决定,结果好了,那他会来谢谢你;如果结局不好,那就等着他怨死你。


杨洋深以为然。


所以现在这种情况也是如此。


他小心翼翼地去寻找恰当的表达方式——这其实已经成为了他的职业病,无论和谁交流都是如此,于是不知不觉中便塑造了一个淡漠疏离的形象,当然他本人是毫无自觉的。


“所以,你刚才说是可能,也就是你自己现在并不确定,是吗?”


长久的沉默被打破,陈伟霆身体轻微地晃了一下,似乎也是刚从沉思中惊醒。


“是的,我并不能确定。你也知道,我曾谈过女朋友,”他停顿了一下,“当然也和女性有过性关系,而且并没有非常明显的厌恶,可以说是非常正常的,直到那天。”


杨洋点了点头,示意他继续讲下去。


“直到那天我遇见了他。”


“我总以为,我在娱乐圈那么多年早已见惯俊男美女,但是,他是不一样的。从我见到他的第一眼,虽然只是个背影,我就知道,这个人是不一样的。”


“我还记得他那次穿着鸽灰色的西装,剪裁合身的布料下腰身纤细却丝毫不显柔弱,”他的眼神开始变得迷离,“他的周围就像是环绕着一个独特的气场,宁静平和,让人无法移开目光。”


“然后他转身,我看见他的眼睛,他的瞳孔颜色很深,就像冬天的早晨,雾气全都聚拢并且冻在了一起,可是我一叫他名字,他朝我一笑,他眼睛里的雾气在那一瞬间全都散开来了,就像是,太阳出来了,把那雾气驱散开来,他的眼睛亮得,像是有阳光照射进里面。”


说这段话的时候陈伟霆的嘴角时刻保持着上扬,他的视线似乎穿透了他,落在他身后的某个地方,而他所形容的男子便站在那里。杨洋觉得有些尴尬,显然他并不喜欢这种话题,他是个心理医生而不是恋爱专家,但是长久以来形成的职业素养让他决定继续听下去,做一个良好的听众无疑是一名心理医生最基本的技能。


“从那之后开始我就觉得自己有点不太对劲。”陈伟霆喝了口咖啡,似乎并没有要停下的意思,“我发现自己常常想要见他,并且只关注他。那绝对不是平时的我,就连盯着他的侧面都会出神。真的,他的侧面真的太好看了,如同古希腊雕塑一般的侧脸,还有完美的身体线条,这种人就应该被关进画框里去,然后收藏起来。”


“可是接触得越多,我就发现自己越是无法控制。当我看到他低头看书,有一缕鬓发垂落下来,我就想要去帮他拨开,然后顺势扳过他的脸,狠狠地吻他。”


杨洋再一次用力地往后靠了靠,伸手理了理耳边的发丝,但事实上整齐的鬓发没有一丝的乱,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动作里有了些心烦意乱欲盖弥彰的味道,又颓然地住了手。


但是对面的那个人却没有任何要停止的意思:“这种念头一旦堆积起来,我就觉得自己快要疯了。我很害怕,因为我越来越多地会去想象亲吻他的样子,我想要吻遍他的全身,从耳垂开始,脖子,锁骨,一直往下。我甚至想象过要狠狠地把他按倒在桌子上,解开他的裤子拉链,然后把手伸进去——”


“等一下。”这显然已经超出了他所能接受的范围,杨洋打断了他,脸色发白,“不要再说了。”


陈伟霆却是笑得邪魅,是的,邪魅,他扬起一边的眼睑看着他:“我吓到你了吗?”


杨洋的手慢慢握拳,只触到一片黏腻。他能听见自己喉咙里轻微地响动,却无法得知此刻自己的表情。然后他咬了咬下唇,摇了摇头。


“那个人是你。”


杨洋抬头,望着他的眼睛,那双曾经温柔的深褐色眼睛,此刻如同一个巨大的可怕的漩涡,想是要把人吸进去一样。他对于这个答案并没有感到意外,但他的身体止不住地发抖,下意识想要后退,却发现自己早已无路可退。


陈伟霆已经站起来,来到他面前,他俯身撑住他沙发的扶手,居高临下地看着他。


“原谅我。”


“因为我为了你,已经疯狂。”


 


 


 


END